一季度净利下降超9成,市值已蒸发70%,金龙鱼还“游”得动吗?

文 | 《财经天下》周刊 程靓

编辑 | 杨洁

利润不及营收的1%,金龙鱼持续增收不增利。

4月29日晚,金龙鱼发布2022年一季度财报。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收565.36亿元,同比增长10.68%,实现归母净利润1.14亿元,同比下降92.71%。

对此,公司解释称,主要原料大豆、大豆油及棕榈油等价格出现前所未有的快速大幅上涨,导致产品成本大幅上升,虽然公司上调了部分产品的售价,但并未完全覆盖原材料成本的上涨,公司主要产品的毛利率同比上年同期明显下降。

此外,受国内疫情多点散发对物流运输、终端销售、餐饮等影响,叠加经济疲软、消费不振、市场竞争加剧等,公司2022年一季度厨房食品的销量同比有所下降,中高端零售产品的利润受到较大影响。

值得注意的是,在早前金龙鱼2021年年报中也出现了增收不增利的情况。数据显示,2021年公司营收2262.25亿元,同比增长16.06%;归母净利润为41.32亿元,同比下降31.15%。

彼时,公司也表示正面临成本上涨、需求不旺、竞争加剧等诸多困难。并且其主要产品厨房食品和饲料原料及油脂科技的毛利率在2021年分别下降至8.3%和7.41%。

受年报披露的数据影响,3月24日当天,金龙鱼股价以49元/股,跌幅1.80%报收。截至4月29日收盘,金龙鱼报价48元/股,涨幅3.40%,总市值为2602亿元,相较于去年年初最高点7896亿元市值已经跌去近70%。而公司股东人数也从去年年末的20.73万户,降至今年4月20日的19.53万户。

调价也救不了“油茅”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金龙鱼是新加坡丰益国际集团在华投资的全资子公司,全称为益海嘉里金龙鱼粮油食品股份有限公司。公司从一瓶小包装食用油起家,做到目前主营涵盖厨房食品和饲料原料及油脂科技两大类,深耕农产品和食品加工产业链两大主业,旗下拥有“金龙鱼”“欧丽薇兰”“胡姬花”“香满园”等知名品牌。

2020年10月15日,金龙鱼在深交所创业板成功挂牌上市,并且当日以56元/股,较发行价大涨118%收盘。上市前,金龙鱼发展势头良好,数据显示,2019年~2020年,公司营收分别为1707.43亿元、1949.22亿元,分别同比增长2.20%和14.16%,归母净利润分别为54.08亿元、60.01亿元,分别同比增长5.47%和10.96%。

在当时,有投资者甚至预测其市值能破万亿元,金龙鱼也因此收获了“油茅”的名号。不过,这也引发了市场的巨大争议,部分业内人士表示从金龙鱼给出的净利润指引来看不大可能大幅增长,不应该享有高估值。

而这些忧虑也很快“灵验”了。上市不到一年,金龙鱼净利润开始直线下滑,扣非净利润更是几近腰斩。财报显示,在2021年,营收同比增长16.06%时,归母净利润同比下降31.15%,扣非净利润更是同比下降43.17%。

对此,金龙鱼表示随着国内疫情得到有效控制,餐饮市场复苏,公司毛利率较低的餐饮渠道产品销量占比提升,但是因原材料成本上涨幅度较大,市场竞争加剧,叠加消费疲软等因素,公司中高端零售产品销量受到较大影响,所以销量收入增长,但是利润有所下降。

值得一提的是,在2021年年报和2022年一季报中,金龙鱼都提到了“虽然公司上调了部分产品的售价,但并未完全覆盖原材料成本的上涨”。

据悉,在金龙鱼的粮油成本中,直接材料成本占比超过80%。作为榨油的重要原料,大豆、菜籽价格的上涨,直接导致了金龙鱼主产品厨房食品成本的攀升。有数据统计,2021年,我国进口大豆9651.8万吨,进口依存度超过85%。同时,去年大豆进口均价从2020年的394美元/吨涨至555美元/吨,涨幅高达41%。

此外,公司在年报中还提及了套期保值的风险。即为了有效减小公司原材料价格和汇率波动等因素对公司经营业绩带来的不利影响,公司使用期货、远期外贸合约等金融衍生工具进行套期保值。

但对于金龙鱼来说,昂贵的套期成本也使其盈利之路更为曲折。据悉,金龙鱼是从事食品加工行业里面少数投入大量资金从事套期业务的上市公司之一,其同行对手如道道全、京粮控股等虽有涉及但是业务规模远低于金龙鱼。

根据读数一帜报道,从2017年至2021年上半年,金龙鱼在报表里面确认的累计套期成本就高达23亿元。同期,金龙鱼累计实现税前利润约为362亿元,换算下来,其套期成本约占税前利润的6%。

未来靠调味品和预制菜?

作为A股市场上少有的破千亿元营收的公司,金龙鱼在米、面、油等领域的市场份额确是国内第一。据其在2020年递交的招股书显示,金龙鱼大米、面粉、食用油的市场份额分别为18.4%、26.7%以及38.4%。

不过,占据着巨大市场份额的米面油,却难以给金龙鱼带来盈利的想象。一方面,金龙鱼主营业务本身受上游价格影响波动大,同时,受制于消费者对米面油等必需品价格的敏感及国内民生政策调控,不宜轻易提价,议价权微弱;另一方面其四周还环绕着京粮控股、道道全、鲁花等竞争对手。

于是,近年来,困于本大利薄的金龙鱼也开始多元化发展,不仅卖起了酱油、醋等调味品,还大力进军预制菜市场。

据了解,去年9月金龙鱼就成立了央厨食品事业部,以自营、招商两种模式,在全国各地投资建设中央厨房园区,准备通过中央厨房来生产包括学生餐、营养餐、便当、预制菜、调味酱、净菜、面制品等在内的多种产品。

根据财报显示,截至2021年12月底,公司拥有71个已投产生产基地,2022年将陆续投产在杭州、重庆、廊坊、西安等地的中央厨房项目。加快中央厨房的布局和建设也成为公司在2022年拟重点推进的工作。

不过,预制菜的蓝海竞争也相当激烈。据格隆汇报道,目前我国预制菜行业仍处于加速发展中,预计到2023年市场规模将突破5100亿元。在2020年,我国新注册的预制菜相关公司就多达1.3万家,2021年上半年,处于存续状态的公司更是超过7万家。

此外,有私募基金人士就曾在采访中直言,“如果原材料继续涨价,金龙鱼除了上调价格之外,我还看不到其他有效的方法。如果业绩还是达不到预期,公司股价依旧不会有起色。”

在今年2月24日的一则互动问答中,有投资者提问:“面对原材料大幅度涨价,金龙鱼产品涨价幅度不可完全覆盖,公司是否考虑众多股东的利益而不顾?公司面对原料涨价的下一步产品价格如何规划?”

当时,金龙鱼回应称,公司有部分产品是根据行情变化进行定价销售的;另一部分主要满足居民家庭消费的产品,公司会根据各个品种的原料、行情、市场竞争力、消费力等多方因素综合考虑后决定是否调整价格以及调整的幅度,相对比较谨慎。公司将持续推动产品结构优化,充分利用综合企业群、营销网络渠道、品牌和研发等优势,以减少原料价格波动对利润的影响。